• 德恒合肥律师事务所
  • 电话:0551-65226519、65226518
  • 传真:0551-65226502
  • 邮箱:hefeis@dehenglaw.com
  • 网址:http://www.dhlhf.com
  • 地址:合肥市蜀山区梅山路18号安徽国际金融中心B座45层
德恒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德恒新闻
探亲途中遇洪水 律师参加自救并捐款
时间:2019/8/13 8:48:23    作者:转载自中国律师    点击:212 次
2019810日,“利奇马”台风登陆浙江,与浙江省毗邻的安徽省宁国市受灾严重。我受安徽律协指派参加安徽律协县域律师宣讲团宁国站活动,会后探亲路上,不幸被洪水围困。
 

 
 
我驱车探亲路上,给爸爸打了个电话,爸爸说雨很大,嘱咐我开慢点。我归心似箭,导航显示需要56分钟,我心想只要45分钟我应该就可以赶到。
 
一路上雨很大,雨刷器开到最大也无法看清道路。从梅林镇左拐进山后,雨势陡然更大了,用瓢泼大雨也无法形容这个雨势。到桥头村的时候,我看到河水已经漫上道路了,车子有点发飘。我不得不想到1996年去参加中考被水围困的往事。心想着如果晚一点路过桥头村,估计就不得不调头离开了----再过一会儿肯定无法通过地势低洼的桥头村。
 
这个时候接到妈妈的电话,妈妈说我们家那边河水已经漫上河堤,把田全部淹没了,让我最好找个地方停下来,等雨停了再走。我有些担心,就准备找个地方停车等待。但是安全的地方不好找:桥梁上肯定不安全,山边怕塌方,大树边怕树会倒掉。一边想一边慢慢往前开,一直开到石岭村村委会门口。我见到村委会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不准通行。有个村干部模样的人告诉我前面道路积水了,要我就地停车。于是在他的指挥下,我在一个“安全”的地方把车停好。
 
下车后,看到现场还有2辆中巴车,2辆小汽车,以及十几个看着面熟但是叫不上名字的人。所有人都躲在一个小店门口和村委会的办公大厅里。大家相互寒暄着,相互介绍认识了一下。我看了一下时间,下午两点二十分。
 
风大雨急水深。我们看到有两人合抱那么粗的大树被连根拔起顺流而下,昏黄的河水咆哮而下。几位老人家说:活了一辈子,还没看见这么大的洪水。
 
说话间,我们看见原来停在路边的几辆摩托车被水冲倒了,瞬间在洪水里打着旋儿,不见了。这时候我感觉我停车的位置已经不安全了,洪水的边缘已经到前轮了。于是我在其他人的指挥下,把车挪到村委会门口的空地上,这块地势更高。停好后再看,早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河、哪里是路,到处都是昏黄的河水。
 
停好车后,我还是感觉不安全。跑到车里把上午讲座穿的西裤衬衫皮鞋换成短裤汗衫运动鞋,同时把车里的东西整理好放在一起。心里想着其他东西丢了也无所谓,律师证千万要收好。
 
时间慢慢流逝,雨量有增无减,洪水始终处在离我车子一米开外的地方。村委会对面的一个小商店在水里泡的过久,终于支撑不住倒塌了,商店里的货物随波飘走了,小店老板捶胸顿足。
 
到下午五点,水还没有消退,于是我们分别被旁边的村民叫回家吃饭。南瓜茄子小河鱼,跟我妈妈烧的一样好吃。
 
吃完饭六点多钟,天已经开始黑了。手机推送的信息显示,其他乡镇受灾也很严重,有不少人被围困了,救援人员已经紧急集合。
 
夜幕降临,有的人去旁边村民家休息,还有的人被安排在村委会的会议室休息。这个点睡觉对我来说太早了,于是我坐在车里玩手机。九点多钟,我眼角余光看见车外面有些亮,于是我下车看看情况。我看到水距离我的车已经只有50厘米了。我站在车尾,点了一支烟,心想着要不要喊醒其他人撤离到旁边的山坡上,一支烟还没抽完,我感觉脚上一凉。低头一看,水已经漫到我脚踝的位置。
 
我大叫着:赶紧起来,水上来了,水上来了。村民们听到我的叫喊,赶紧出门。我把车启动,让村民上车,能挤几个人就挤几个人,然后一脚油门往山坡上冲,溅起的浪花一下子遮住了视线,感觉半个车轮已经在水下面了。
 
几辆车顺利地开上山坡。这时候我想去看看水情,村干部说:不要去了,刚才待的地方已经全被淹没了,要不是你,我们搞不好已经被水冲走了。这时候我们看到有部分村民的房子被水困了,而村民们睡梦中并不知晓。于是我们狂按喇叭,喊他们转移到坡上来。有一户村民怎么也喊不起来。我提出我从旁边绕过去喊他们,村干部说:“你不熟悉,我去喊。”
 

 
 
我们共同的努力下,村民们终于都转移到了山坡上。这个时候电已经停了,手机也没有信号,彻底与外界失联。简单商量后,一致认为我们处的位置在大山深处,在山坡上应该是安全的。
 
我们安排了几个人手持电筒巡逻,所有开车的驾驶员都待在驾驶座位上,随时有问题随时撤离。其实,我们已经在最高点的位置了,如果真要撤离,我也不知道还能往哪里撤。
 
撤离时并不紧张,后来想想倒忍不住害怕了,脸上麻麻的,心想着千万别出事,不然真见不到爹娘了。好在这个时候听着外面哗哗的流水声似乎在慢慢变小。
 
凌晨2点多,值班巡逻的人通知水已经退了。住在附近的人纷纷表示回家去看看。我思考了一下,也准备继续往前走——回家,看望爸爸妈妈。
 
事与愿违,一路上多处塌方。盘山公路上每隔几米就是塌方,倒塌的树和石块横七竖八躺在路上,我和另外一个人用一把锄头和双手清除障碍,一路前进到离我家只有两公里的地方,我以为可以一马平川跑回家。但是映入我眼帘的,是大堆大堆堆积在道路上的泥石流,路边的金属隔离带被水冲毁后横亘在路面上。凭我们俩的手和一把锄头,怎么也无法清除障碍了。
 
简单商量了一下,他准备把车扔在盘山公路上步行回家,我准备调头回合肥。有的路段还有积水,开车像开船;有的地方有塌方,但是不严重,我用手就清理了;到桥头村的时候,街面上全部是从河里冲上来的石头,我开一段就不得不下去用手把妨碍行驶的石头搬开。
 
凌晨四点半,我终于来到大山外面的梅林镇。我看到路上有很多宁国市蓝天救援队的队员,还有梅林镇的书记、镇长在现场指挥。救援队的小伙子们行色匆匆,有的扛着冲锋艇外挂发动机奔跑着。在梅林镇手机终于有信号了。因为前面道路积水,我只好在救援队的指挥下靠边停车。我翻看手机,看到宁国的王方明律师居然也是救援队一员,五十多岁的人昨晚一直坚守在危险的地方。
 
被围困的这十几个小时,我完全知道,不是谁都有勇气冲到第一线的。看到路边在嚼半块干方便面的救援队队员,我对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,下车问他们我能不能做什么。他们对我表示感谢,并要求我注意安全,同时说到他们设备不足,不然可以起到更大的作用。说完后匆匆又出发了。在凌晨的微光里,我通过王方明律师联系上救援队的内勤,捐助了一万元钱。面对天灾,我做不了什么,我只能以这种方式一尽绵薄之力了。
 


 
810号下午两点被困,到811日上午九点开上高速,中间一共19个小时。
 
这是我难忘的一段人生经历。水火无情,人在大自然面前十分渺小;面对灾难,我们不能退缩,但是也不能蛮干;我们要积极自救。
 
时至现在,已经是812日中午,我仍然心有余悸。宁国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从新闻里我了解到,老家受灾严重:桥梁冲垮,房屋倒塌,人员被困,农作物被毁,也有一些人遇难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 
前夜,宁国无眠,每一个不在家乡的宁国人估计也一夜无眠。我相信,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,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下,宁国很快就会度过灾难。
 
宁国挺住,宁国加油!
 
 
来源:安徽省律师协会
作者:孔庆军  北京德恒(合肥)律师事务所
编辑:彭维、李冬恺
审定:李海伟、高凌燕
版式:智合
 
地址:合肥市蜀山区梅山路18号安徽国际金融中心B座45层 版权所有:德恒合肥律师事务所     技术支持:合肥中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